新民周刊第11期封面
  真的不是拍美劇?
  馬航失聯,全球搜救。
  從南海到安達曼海再到印度洋,至少26國參與的十數天國際大搜救,除了收穫一堆海上垃圾和無數陰謀說外,我們依然不知道馬航MH370到底去了哪兒?有人說,馬航的舊廣告語就是:“無論你去哪兒,都沒有人會知道。”
  這場號稱由馬來西亞主導的搜救大行動,看上去更像是一場沒完沒了的烏龍戲。為了救人,越南向十個國家開放了自己的領海,任它們在越南海域救援+隱性軍備競賽。結果內褲都被人看光了,馬來西亞卻說其實飛機壓根沒在這兒。有這麼玩人的嗎?馬來西亞還真就這麼幹了!人家不還一本正經地求巫師預測飛機走向嘛!
  有人說這是馬來西亞混亂內政、官員推卸責任的必然結果,也有人說複雜的南海問題已經將相關各方拖進了地緣政治的泥潭,馬來西亞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幕後有隻巨大的黑手……
  總之,從最開始的災難片演變成懸疑片,一度還曾偏離“航向”試圖變成科幻片,現在證實有可能是恐怖政治片,暫時無法預測是不是戰爭片。作為國人,我們衷心希望它是個有著美好結局的文藝片。(陳  冰)
  大搜救背後的地緣政治
  馬航失聯事件對南海合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理應成為南海各方開展海上合作的新契機。
  記者|薑浩峰
  “馬來西亞沒有故意隱瞞有助於對航班進行搜救的信息。但部分信息尤其是軍方信息,出於維護國家安全考慮沒有披露出來。”3月17日下午,在吉隆坡機場,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兼代理交通部長希沙姆丁·侯賽因如是說。而就在同一個地方,在之前幾乎每一天的記者會上,希沙姆丁都會強調——馬來西亞“沒有隱瞞任何信息”。他甚至口口聲聲:“已將軍方雷達原始數據交給美國和中國,說明馬來西亞將搜救置於國家安全之上。”
  3月8日,馬航MH370客機失聯之後,從南海到馬六甲海峽,再到印度洋,一時間熱鬧非凡。中國、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菲律賓、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都紛紛派出艦機,前往相關海域搜救。然而,3月15日,情勢大變!
  馬總理還有閑心血拼
  3月15日中午,馬來西亞方面宣佈,原定3月15日17點進行的記者會,提前到13點舉行——馬總理納吉布·敦·拉扎克將來到現場,有重大新聞。一班記者伸長了脖子等在發佈廳。馬方先宣佈記者會推遲到13點20分,再宣佈推遲到13點30分,再推遲到14點……
  現場有人直稱:“納吉布先生本人貌似也失聯了。”直到14點20分,納吉布姍姍來遲。他確實發佈了重大消息——馬航失聯客機最後一次與衛星聯絡是當地時間8點11分,正調查飛機是否被劫持。失聯飛機的兩條可能軌跡,一個是飛向泰國北部的航道,一個是南印度洋航道。
  納吉布還公佈了失聯航班飛行員正在受到調查的訊息。而正駕駛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是馬來西亞反對黨——人民公正黨梳邦區部的一名活躍黨員。人民公正黨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反對黨。最後,當時針指向15點時,納吉布說:“感謝大家這個上午來參加記者會。”不知道是英語習慣將一天中初次見人的問候時刻都稱做“This morning”,還是納吉布先生剛睡醒沒多久。
  記者會後,馬來西亞航空迅即表示,納吉布總理的表態馬航也是首次聽到,鑒於事態性質變化,馬航無權插手政府調查,根據國際法,此事之後由馬來西亞政府負責,當晚將是馬航提供家屬的最後一晚住宿。
  驚聞納吉布發佈會消息的越南,則由越南國家搜索和救援委員會宣佈——越南停止在越南海域對馬航客機的搜尋行動。而在此之前,越南是參與搜救最積極的國家。一眾國家在南海的搜救,除了發現不少油跡證明海水污染嚴重以外,錶面上沒有其他收穫。
  將周圍國家調動得暈頭轉向以後,3月16日星期天,納吉布總理樂得清閑,陪家人上街購物。馬來西亞網友甚至拍到他走過PRADA精品店的照片,發在了推特上,一時成為轉發熱點。
  那麼,是什麼情況導致馬來西亞方面大話連篇前言不搭後語?又是什麼原因導致馬方宣稱出於維護國家安全考慮不便公佈一些信息呢?為何納吉布在航班失聯世界矚目的時候,還在大街上閑庭信步呢?
  讓人稍感安心的消息是,3月18日,聯合國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組織表示,該機構至今未監測到失聯的馬航客機曾發生爆炸。
  安瓦爾案攪亂機長的心?
  “安瓦爾·易卜拉辛性侵罪名成立,監禁5年!” 3月7日17時,吉隆坡布城司法宮,馬來西亞上訴法院幾乎是剛開庭就做出了判決,時間之快,超乎想象。法院一舉推翻了之前對安瓦爾的無罪判決,裁決與其相關的雞姦案罪名成立。
  在法庭旁聽該案聆訊的民眾不少。馬航資深機長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就是其中之一。扎哈里是安瓦爾的堅定支持者。1981年扎哈裡加入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至MH370事故之前扎哈里已經有過累計超過1.8萬小時的飛行時間。
  作為馬哈蒂爾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身為航空公司資深飛行員的扎哈里是大馬的富裕階層。伴隨他每一次出航與歸來的,是安瓦爾從政由盛而衰,乃至陷入雞姦案的一汪渾水裡,這一攪和就是十多年!3月7日的判決,對政客安瓦爾最直接的影響並不是坐牢,而是直接抹除了安瓦爾本月參加雪蘭莪州首席部長補選的可能性。
  按說生於1947年的安瓦爾早就是“高官得做駿馬得騎”。他在1993年出任馬來西亞聯邦的副總理,區區一個州首席部長,論職位並不比聯邦副總理高出多少。安瓦爾到“中央”任職時,正是馬來西亞歷史上在位最長的政府首腦馬哈蒂爾出任總理的時代。
  在穆斯林為主的馬來西亞,同性戀行為是違法的,不過很少有人因為這一罪名受到起訴。現在的反對派領袖安瓦爾是個例外,自1998年開始,雞姦案的審判就經常陪伴著他。1998年9月他被革職,同年因瀆職罪和雞姦罪被捕,後被判刑。2004年9月,馬來西亞最高法院撤銷安瓦爾犯有雞姦罪的判決,安瓦爾當庭獲釋。隨後當選國會議員,成為反對派領袖。在2008年3月舉行的馬來西亞大選中,安瓦爾雖然因法庭禁令無法參加選舉,但在他所領導的反對黨聯盟的阻擊下,執政黨聯盟自1970年代以來首次沒能在國會下院獲得三分之二多數席位,同時失去了5個州的執政權。
  2012年1月9日,馬來西亞聯邦最高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裁定安瓦爾無罪。當天,數以千計的安瓦爾支持者聚集在法院內外,高呼口號並舉著“釋放安瓦爾”、“反對誹謗”等標語。宣佈無罪的裁決結果宣佈後,安瓦爾的妻子和孩子哭著擁抱他,他的支持者一陣陣歡呼。為了維持秩序,一架警方的直升機當天在法院上空盤旋,裝備水槍卡車的防暴警察在法院附近警戒,以防裁決結果引發騷亂。馬來西亞政府亦在宣判當日聲明,當天裁決結果證明“司法系統獨立”,“政府沒有左右法官決定”。聲明贊賞總理納吉布的民主改革成果。隨後,在2013年5月的大選中,由安瓦爾領導的反對派取得了其在馬來西亞開國以來最好的表現。
  然而,事實證明安瓦爾案這一烤糊了的大餅還遠未到撤出烤箱的時候。2014年3月7日的判決,又將判決翻了個個兒,就如同馬來西亞當局在MH370航班失聯後的表現——前言不搭後語,翻來覆去反反覆復。值得註意的是,中國社科院海疆問題專家王曉鵬曾對《新民周刊》記者說:“1983年,馬來西亞在南海舉行‘海盤車’ 軍事演習,其後馬軍偷偷占領我國南沙群島彈丸礁。此後兩個多月間,馬官方也曾多次否認。”
  安瓦爾對這次獲刑,則一再說:“對我的雞姦罪指控是政治抹黑運動的一部分。都過了15年了,又是從頭再來一遍,他們就是想把我關進監獄。”當然,不得不提的是,除了這折騰了15年的雞姦案以外,安瓦爾還惹上過另一樁雞姦案。2008年,安瓦爾被指和一名男性助手發生性關係,但一家法院在2012年以缺乏證據為由,判決他無罪。
  如果沒有MH370失聯事件,整個3月馬來西亞人街談巷議的,又該是安瓦爾案的再一次改變判決。人民公正黨目前已指控執政的國民陣線濫用司法阻止安瓦爾參與補選。對於人們質疑扎哈里由於對安瓦爾案判決不滿而促使MH370航班失聯,人民公正黨領袖西華拉沙及蔡添強於3月16日證實扎哈里確為該黨黨員,但駁斥將該黨與MH370失聯航班機長的政治信仰聯想在一起的臆測,並指這樣的猜測是不負責任及不合適的。西華拉沙說:“縱使扎哈里出席了安瓦爾案聆訊也不代表該黨與飛機失聯有關,我們也不應該把焦點放在他的人格上,政府應該專註於找出失聯的飛機及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負責任,很不習慣
  那麼不妨看看馬來西亞政府的構成。實行君主立憲的馬來西亞聯邦,其最高元首由七個州——柔佛、雪蘭莪、吉打、霹靂、吉蘭丹、彭亨、登加樓的蘇丹,加上森美蘭的嚴端和玻璃市的拉惹輪流擔任,每任為5年。蘇丹、嚴端和拉惹都是各州的君主。與其他君主立憲制國家一樣,馬來西亞的最高元首是國家權威的象徵,在名義上擁有最高行政、立法和司法權,是國家的最高統治者,是國家的最高代表。然而馬來西亞最高元首並不掌握實際權力,權力在議會和內閣手中。不同於其他君主立憲國家的是,馬來西亞的君主制不是世襲的,而是由選舉產生的;不是終身制的,而是有任期的;不是個人君主制,而是集體君主制。故而,在馬來西亞許多中文媒體中,將馬來西亞總理稱作首相。就馬來西亞全國的族群構成來看,馬來人占65%左右,華人大概占25%。然而,馬來西亞法律規定,政府總理、副總理等重要職位都由馬來人擔任,而馬來人是穆斯林,因此能看出伊斯蘭教在國家生活中的地位。但伊斯蘭教在進入馬來西亞時融入了很多其他宗教和文化,與中東等地的伊斯蘭教有些不同。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亞東南亞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駱永昆就認為,恐怖主義實際跟馬來西亞關係不大。駱永昆說:“目前執政的國民陣線主要以代表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的三個政黨為主,這種安排有其歷史原因,是建國時各種族政治妥協的結果。建國前後馬來西亞人訴求很單一,又因馬來人是國家主體族群,所以馬來人一定會投現總理所在的政黨巫統的票。隨著社會發展,馬來人內部出現分裂,比如說現在反對派領袖安瓦爾就是巫統分裂出去的,內部分裂後有的馬來人就不會投票給巫統。”
  誠如《紐約時報》近日對MH370失聯事件所評論道的:“馬來西亞政府不負責任、缺乏經驗,連簡單事實都無法確認。”“馬來政府習慣了過去那種沒有挑戰的日子,這次突然要他們負起責任來,他們很不習慣。近60年前脫離英國獨立以來,憑藉對信息的嚴密控制、對反對派的恐嚇以及直到最近還很強勁的經濟增長,馬來西亞的統治精英一直牢牢把持著權力,不曾間斷。然而,全世界對MH370航班失蹤一事的困惑已經對該國的專斷政治文化提出了挑戰,還讓該國慣受嬌縱的領導人受到了全世界批評人士的嚴厲批判。”
  至於馬來西亞反對派內部亦是一團糟,它們的理念相互不認同,可以走到一起的共識就是反對現在的執政聯盟,只要是政府說的,他們就否定。
  亞洲各國缺乏互信?
  3月15日,法新社從菲律賓馬尼拉發出一則電訊:“分析人士認為,亞洲各國間互不信任,敏感的安全問題干擾了搜索工作的協調和資訊分享。”
  就在3月15日納吉布記者會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立即回應稱:“中方要求馬方繼續向中方提供更為全面、準確的情況。”與此同時,中國的技術專家立即趕赴馬來西亞協助調查。這說明馬來西亞方面之前並未和盤托出關於飛機失聯的所有信息,總是希沙姆丁一再表態“已將軍方雷達原始數據交給美國和中國,說明馬來西亞將搜救置於國家安全之上”。
  作為1965年從馬來西亞獨立出來的新加坡,對馬來西亞聯邦有著深刻的認識。針對MH370航班失聯後的搜索工作,新加坡管理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布麗奇特·韋爾什說:“在搜救上,各國在多個層面明顯有溝通問題,這些事情的背後就是缺乏信任。保護國土、安全情報和利益等問題,開始凌駕於尋找飛機並解開疑惑這個共同目標之上。”
  新加坡華裔航空專家特倫斯·範說,各國的軍事雷達可能探測到了馬航失聯客機,但各國政府拒絕分享數據,因為這會泄露它們雷達的性能並危及國家安全。比如雷達拍到照片的頻率將顯示出它們的系統達到什麼樣的水平。專門研究美中關係的耶魯法學院中國法研究中心研究員格雷厄姆·韋伯斯特則說:“搜索馬航失聯客機的行動,可能是這些亞洲國家武裝部隊與民事機構建立信任的機會。不過,當涉及分享情報時,就仍存在真正的信任問題。”
  就救援本身來說,現行的救援協調機制以1979年的《國際海事救助公約》為基礎,主要為明確責任。而這樣的救援協調體制,使得一些組織能力欠佳的國家由於規定的責任所系,而成為主導國。這些國家在搜救經費、搜救設備以及專業程度上都和世界頂級水平有差距。比如馬來西亞就已在聲稱搜尋MH370航班,應由其主導,可是十多天的救援,仍然如無頭蒼蠅一般。在搜救工作爭分奪秒的情況下,仍按照屬地原則設立領導國並不合理。由能力更強的國家代替弱國行使公共服務職能的事情並非沒有先例:克林頓時代,鑒於拉美猖獗的毒品交易與當地警方孱弱的控制力,美國政府便直接插手拉美掃毒行動,中央情報局甚至直接派人駕駛偵察機在拉美搜索和辨認運載毒品的飛機,再由相關國家實施攔截。在奧巴馬政府任內,海地地震時,美國也通過快速投放救援人力,扮演了臨時警察的角色。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和平則觀察到幾個細節,更能印證大國在此次MH370失聯事件中,對地緣政治的影響力。劉和平說:“有專家認為美國或較早掌握MH370的詳細信息,其表現在三方面。一是其他國家全都在南海搜索時,美軍艦已到馬六甲海域進行搜索;二是美國在東南亞地區建有數個軍事基地;三是這架飛機整機是由波音公司製造。”劉和平甚至認為美國是在選擇“私下放料”,小火添油般慢慢披露其掌握的一些些證據,以達到一些目的。
  南海合作新契機?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此次MH370失聯事件,可成為東南亞反恐合作的起點。比如曾任馬來西亞總理政治秘書的華裔學者胡逸山就持此論。現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高級研究學者的胡逸山日前撰文稱:“中國應派出反恐和安全專家,參與事件調查。……無論這次失聯班機事件是否真有恐怖襲擊,在地區開展反恐合作都不可避免。中俄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下具有各個層面的反恐合作機制,包括信息互通、聯合演習等。在國際恐怖主義日益猖獗的大環境下,中國與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鄰近國家,也應促成類似的反恐合作機制,可以由信息互通開始做起,成效加深後再提升合作層次。”
  這次MH370失聯後的搜救工作,從13個國家參與到25個國家參與,在其中東盟國家如此大規模的共同搜救,在歷史上屬於首次,因此也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一些問題。有觀點認為,雖然東盟國家經常會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有時美國也會參與其中,但歷來缺乏傳統安全之外的海上合作演習,以至於此次聯合搜救行動多少帶有一些“臨時抱佛腳”的色彩。再次,中國在該海域的搜救力量同樣薄弱。究其原因,一是南海地區存在大片爭議海域,二是缺少近距離的碼頭和機場。
  而南海海域、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性,對東南亞和東亞國家而言,都有著海上生命線的重要意義。此地彙集了近40%的世界貿易流量,中國能源運輸有60%要通過馬六甲海峽、南海運到國內,進出口的物資大約有30%左右要通過這條運輸線。此地空中航線亦繁多,是全球旅游、商務活動的重點地區。另一方面,南海海域遭遇的非傳統安全威脅也日益嚴重。這裡也是海盜多發區,僅次於索馬裡地區,占了世界上海盜攻擊事件的近40%。馬航失聯事件對南海合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理應成為南海各方開展海上合作的新契機。
  南海問題的複雜性,也是世界上其他地區少有的。中國社科院海疆問題研究者王曉鵬告訴《新民周刊》:“東盟、美國、日本乃至印度,都對南海有很大興趣。就印度來說,近期,印度高官多次發表涉及南海的言論。印度表示其在南海的利益是航行自由問題,這一點有點仿照美國的意思;印度還致力於維護南海甚至東海的和平穩定,表明印度未來可能會插手南海行為準則談判;印度還主張通過國際法解決爭端,這是該國第一次間接表態支持菲律賓對南海一些島嶼的國際仲裁。”當然,即使正大建航母打造“藍水海軍”的印度,還不敢輕易地穿越馬六甲海峽到南海來。而當失聯飛機的搜救工作進入到印度洋,印度馬上表示了極大的興趣。
  就東南亞國家之間的關係來說,上海政法學院海權戰略與國防政策研究所的朱新山教授告訴《新民周刊》:“東南亞一些小國的一些社會勢力是主張連橫中國的。也就是說,他們要進一步加強和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尤其是深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但也有一些勢力是主張合縱的,他們主張與南海周邊鄰國共同對付中國。”朱新山認為,由於美國在亞太安全格局中強勢依然,而亞太各國又不同程度地進入了以中國經濟為中心的運行軌道,因此,東南亞各國普遍“兩面下註”,這就增加了國際局勢的不確定性。由此,甚至造成了中國的“馬六甲”困局,一旦馬六甲海峽被封鎖,中國的能源安全堪虞。
  當然,就中國來說,對馬六甲海峽未來可能存在的不確定因素,也會多方尋求預備方案。比如近日傳出消息,泰國克拉運河計劃啟動。這一籌建中的亞洲最大人工運河,避開馬六甲海峽,使得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航程縮短了上千公里。中國無疑會從中受益。
  胡逸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亦表示,從積極的方面看,MH370失聯後,給本地區一個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機會。“坦白說,南海的各項主權爭端,短期內幾乎肯定不能完善解決。而‘擱置爭議’理念雖好,也在近30年獲得如馬來西亞等南海主權聲索國的積極響應,但豐富資源的強大誘惑也令另一些聲索國蠢蠢欲動,有意無意地破壞了一些既有的默契。而人道救援卻是一件南海各方都能接受,也會積极參与的事項。”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梅窩

iy39iyxr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